28365365:中国花滑教父曾拒申雪父亲送礼 为弟子进京求领导

他执教30余年,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,培养出申雪/赵宏博、张丹/张昊3对世界顶尖组合。

“那个时候,双人滑根本就不受重视,连重点项目都算不上。”时间回到1980年,浑身是伤的姚滨准备转业,领导把他拦了下来,“当时说我身体、形象等各方面还不错,就准备让我练双人滑。”

对中国花滑运动来说,那是一个荒芜的年代,带姚滨练习双人滑的是之前的单人滑教练。教练、队员都是两眼一抹黑,根本不知道双人滑训练从何下手。“那会儿大家都不懂,视频也很少。”既然选择留下来,姚滨就下定决心把事情做好。其他队员训练之余下棋、打扑克,姚滨就一个人窝在宿舍,手捧英语词典,翻译一些加拿大花滑的相关文章。

1980年,中国代表团第一次组队参加美国普莱西德湖冬奥会,但没有报名双人滑,“再提前一个月,就能去了。”姚滨感叹,从单人滑转到双人滑稍稍晚了一些。那之后,姚滨搭档栾波连续参加了3届世锦赛,这对他们的成长很有帮助。

苦练3年多,栾波/姚滨的技术慢慢成型。“之前根本就拿不出手,真是可怜。如果说人家是在游泳,我们就是在走泳。”姚滨笑着说。

1983年,栾波/姚滨在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拿到一枚铜牌,那是中国双人滑在世界大赛的首枚奖牌。1984年,姚滨参加了萨拉热窝冬奥会,那是中国双人滑在冬奥会上首秀,姚滨至今印象深刻,就连当时萨拉热窝街道上的布置都记得很清楚。那一年冬奥会,尽管当了一回“副班长”,但中国双人滑自此登上了奥运舞台。

萨拉热窝冬奥会后,姚滨再次向领导提出转业,因为感觉这个项目一点希望都没有。这一次,领导又拦住了他,让他去国家队当教练。

“由于种种原因,国家队两年后解散了。我当时教了两对组合,其实离高水平已经很近了。”姚滨有些遗憾,那几个队员都分配到了哈尔滨、长春等地,运动员的自主性很小。”

1989年,领导又一次找到姚滨,说有几个好苗子,抓一抓没准能出成绩。这批队员中就有现任国家队总教练赵宏博,他当时的搭档是谢毛毛。那段时间,谢毛毛受伤退役,赵宏博面临着更换搭档的问题。

“很多家长有兴趣,都是奔着我来的,最主动的就是申雪的父母,当时我没有马上答应。”一天中午,姚滨请申雪的父亲吃饭,“她爸还要给我送礼,我说拉倒吧你,你家啥情况我还不知道?”闻听此言,申父很是感动,频频举杯给姚滨敬酒,结果把自己灌醉了。留队观察一个月,姚滨敲定了申雪搭档赵宏博。“一是申雪积极性高,二来各方面还比较符合当时赵宏博的条件。

为了做到最好,姚滨和弟子们吃了不少苦。“那个时候条件非常艰苦,服装、编排都是我们自己在做。”姚滨回忆说,当时还没有人造冰,申雪/赵宏博排《黄河》时都是凌晨两点训练,因为没有人浇冰,冰面质量很难保证。有时候,从房顶上滴下来的水结成冰疙瘩,成为训练的隐患。赵宏博的脚因此伤过好几回。

合练4个月后,姚滨安排两人参加全国赛,赵宏博当时不想去,担心动作没练好丢人。“我的观点是不管拿第几,总要争取参赛机会。”那次比赛,申雪/赵宏博意外拿到冠军,两人就此坚定了合作下去的信心。赛后,裁判长特意找到姚滨,说只有他教的队员还比较像双人滑。

1995年,申雪/赵宏博在全运会上出现失误,尽管当时已拿到护照,却未获准参加当年的伯明翰世锦赛。

“我找到领导说,今年一定要去世锦赛,花滑是个打分项目,不能连续几年不去世锦赛呀!”结果领导一画圈又给刷下来了。姚滨清楚地记得那段经历,当时马上就到春节了,被领导拒绝后,他准备进京找找人。那两天,恰逢哈尔滨市领导接见参加亚冬会的队伍,姚滨是教练员代表要发言。想来想去,他还是请了假。

“等我赶到北京时,离春节就剩两三天。”姚滨说,很感谢那些接见他的国家体委领导,“我当时给领导打包票:第一不要国家一分钱,当时已经有出场费了;第二争取拿中游成绩回来。”于是,申雪/赵宏博才被放行参赛。那一年世锦赛,申雪/赵宏博在短节目出现失误的情况仍获得第15名,达到中游水平。这之后,双人滑开始受到重视。

执教这么多年,姚滨内心一直有个原则:要么不做,要做就做到底。不过,他也打过退堂鼓,“转业时打过退堂鼓,做教练时也打过退堂鼓。1991年底前苏联解体,立马多出了十几个国家,当时心里一下子就凉了,感觉这些年白干了。前苏联多厉害呀,随便拿出一对都是世界水平。”但姚滨最终坚持了下来,“我跟学生一直在讲,成功取决于你的目标是不是对的,看准了就要顶到最后。”

多年的坚持,让姚滨培养出了申雪/赵宏博、庞清/佟健和张丹/张昊3对组合。“只要你成为一个团体了,别人就很难再战胜你。

2006年都灵冬奥会,中国3对双人滑组合成绩是第二、四名,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则是第一、五名,申雪/赵宏博拿到了中国花滑首枚冬奥会金牌。

留下评论